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个头条

更少,更重要!你带走的,才是头条!

 
 
 

日志

 
 
关于我

九个头条网(www.topnews9.com):有品味的头条资讯“轻门户”!旨在为全球读者提供更劲爆、最有料的头条资讯,打造更多个体发声之平台!我们坚信:你带走的,才是头条!

网易考拉推荐

九哥:《红楼梦》中那些隐晦的情爱描写  

2014-11-25 10:07: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哥:《红楼梦》中那些隐晦的情爱描写 - 九个头条 - 九个头条

查看原文...


曹老先生把《红楼梦》一书写的是妙笔生花,辗转腾挪,写到了爱与恨、生与死的交织,写到?了真与假、善与恶的碰撞,写到了人生百态和世间炎凉,写到了饮食、医药、建筑,写到了宗教、伦理、道德,同时也写到了情爱,写到了性,纯然是一本生动的百科全书。

《红楼梦》在对性欲描写时既不回避也不渲染,完全服从人物创造的需要。而且,曹老先生最恨坏人子弟的“风月笔墨”,《红楼梦》写的是风尘怀闺秀,为行止见识不让须眉的奇女子立传,和“诲淫”无关。《红楼梦》里面有关性描写的文字,还真不少。其中有的写得直截了当,不加遮掩。比如说在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姥姥一进荣国府”中是这样描述贾宝玉的第一次云雨之欢的:贾宝玉神游太虚境遗精之后,“袭人过来给他系裤带时,刚伸手至大腿处,只觉冰冷粘湿的一片,吓的忙褪回手来,问:‘是怎么了?’宝玉红了脸,把他的手一捻。袭人本是个聪明女子,年纪又比宝玉大两岁,近来也渐省人事。今见宝玉如此光景,心中便觉察了一半,不觉把个粉脸羞的飞红,……宝玉含羞央告道:‘好姐姐,千万别告诉人。’……迟了一会,宝玉才把梦中之事细说与袭人听。说到云雨私情,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姣俏,遂强拉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之事,袭人……只得和宝玉温存了一番。”

再比如说第十二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贾天祥正照风月鉴”中是这样描写王熙凤戏弄贾瑞的:“……正自胡猜,只见黑魆魆的来了一个人。贾瑞便意定是凤姐,不管皂白,等那人刚至面前,便如饿虎扑食猫儿捕鼠的一般,抱住叫道:‘亲嫂子,等死我了!’说着抱到屋里坑上,就亲嘴扯裤子,满口里亲爹亲娘乱叫起来。那人只不做声,贾瑞扯了自己的裤子,硬帮帮就想顶入,忽觉灯光一闪,只见贾蔷举着个灯台照道;‘谁在屋里?’听见坑上那人笑道:‘瑞大叔要耍我呢!’贾瑞一见,却是贾蓉,真臊的无地可入,不知要怎么样才好,回身就要跑,被贾蔷一把揪住道:‘别走!如今琏二嫂已经告到太太跟前,说你无故调戏他。他暂用了个脱身计,哄你在这边等着,太太气死过去,因此叫我来拿你。刚才你又拦住他,没的说,跟我去见太太!’”

又比如说在第十五回“王凤姐弄权铁槛寺秦鲸卿得趣馒头庵”中是这样描述小帅哥秦钟与小尼姑智能儿偷情过程的:秦钟“将智能儿抱到炕上。那智能儿百般的扎挣不起来,又不好嚷,不知怎么样就把中衣儿解下来了。这里刚才入港,说时迟,那时快,猛然间一个人从身后冒冒失失的按住,也不出声。二人唬的魂飞魄散。只听“嗤”的一笑,这才知是……”。

还有一场写的是偷情高手贾琏和最风骚女人多姑娘(外号多浑虫)所表演的苟合之事,更是露骨不已,《红楼梦》第二十一回“贤袭人娇嗔箴宝玉俏平儿软语救贾琏”中是这样表述的这一精彩过程的:“是夜,多浑虫醉倒在炕,二鼓人定,贾琏便溜进来相会。一见面,早已神魂失据,也不及情谈款叙,便宽衣动作起来。谁知这媳妇子有天生的奇趣,一经男子挨身,便觉遍体筋骨瘫软,使男子如卧绵上;更兼淫态浪言,压倒娼妓。贾琏此时恨不得化在他身上。那媳妇子故作浪语,在下说道:‘你们姐儿出花儿,供着娘娘,你也该忌两日,倒为我腌臜了身子?快离了我这里罢。’贾琏一面大动,一面喘吁吁答道:‘你就是娘娘!那里还管什么娘娘呢!’那媳妇子越浪起来,贾琏亦丑态毕露。一时事毕,不免盟山誓海,难舍难分。自此后,遂成相契。”

九哥:《红楼梦》中那些隐晦的情爱描写 - 九个头条 - 九个头条

相对上述这些直白描写不同的是,很多场合下曹老先生笔锋一转,往往将性场面描写得相当的含蓄、隐秘,如果你不停顿几秒钟甚至几分钟,可能未必读懂曹老先生那深奥笔法之下的真实之义。按小说章回顺序,先看看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宴宁府宝玉会秦钟”中描写周瑞家的给王熙凤送宫花:周瑞家的“走至堂屋,只见小丫头丰儿坐在房门槛儿上,见周瑞家的来了,连忙的摆手儿,叫他往东屋里去。周瑞家的会意,忙着蹑手蹑脚儿的往东边屋里来,只见奶子拍着大姐儿睡觉呢。周瑞家的悄悄儿问道:‘二奶奶睡中觉呢吗?也该清醒了。’奶子笑着,撇着嘴摇头儿。正问着,只听那边微有笑声儿,却是贾琏的声音。接着房门响,平儿拿着大铜盆出来,叫人舀水”咦,贾琏和王熙凤究竟在干什么?这实际上是曹老先生在故意吊人胃口呀:从门口丫鬟的连忙摆手,到一旁奶妈的含笑摇头,可以隐约看出王熙凤绝不单纯是在睡午觉;直到屋里传来“笑声”,接着平儿“拿着大铜盆出来,叫人舀水”,那是要伺候贾琏和王熙凤洗澡哟。这一连串的流程,结合“贾琏戏熙凤”的章回目录,已婚的你应该恍然大悟了吧?原来二人刚才是在嘿咻啦,还安排专人在门口提醒他人“请勿打扰”哦!

在十二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贾天祥正照风月鉴”中还有贾瑞暗恋王熙凤的描写:贾瑞“自此虽想凤姐,只不敢往荣府去了。……他二十来岁的人,尚未娶亲,想着凤姐,不得到手,自不免有些‘指头儿告了消乏’;更兼两回冻恼奔波:……诸如此症,不上一年,都添全了。”这里描述的“指头儿告了消乏”就是当今医学上所讲的手淫、自慰。这按字面上也不难理解。

在第十五回“王凤姐弄权铁槛寺秦鲸卿得趣馒头庵”中,贾宝玉知道了秦钟得趣馒头庵,“秦钟笑道:‘好哥哥,你只别嚷,你要怎么着都使的。’宝玉笑道:‘这会子也不用说,等一会儿睡下咱们再慢慢儿的算帐。’”哈哈,男人之间有啥帐可算的?如果从第七回读起,你就不难发现,贾宝玉和秦钟两位少年是一见钟情,相互爱羡,他们保持着秘密的“同志关系”哟!他们要做什么,一目了然哦!

还有在第二十一回“贤袭人娇嗔箴宝玉俏平儿软语救贾琏”中,写了贾琏一次性情勃发却又未遂的经历:“贾琏见他(平儿)娇俏动情,便搂着求欢。平儿夺手跑出来,急的贾琏弯着腰恨道:‘死促狭小娼妇儿!一定浪上人的火来,他又跑了。’”我们都知道,平儿是贾琏的通房丫鬟,就是主子夫妇行房事的时候,她不但可以贴身伺候,还可以在主子招呼下,一起行房。其背景是,贾琏和多姑娘成功偷情后,多姑娘的赠发却被平儿发现,为瞒过醋坛子凤姐而想讨好、“报答”平儿,可是被平儿当场拒绝了(怕被凤姐撞见哦)。不过,一句“急的贾琏弯着腰”凸显剧情激荡澎湃,下笔却如蜻蜓点水,隐秘得几乎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堪称曹老先生的大手笔。在第六十五回“情小妹耻情归地府冷二郎一冷入空门”中写到,平儿虽然是贾琏屋里的小妾,但“大约一年二年之间两个有一次到一处”。这足以说明,性欲旺盛的浪荡公子贾琏欠小妾平儿的也太多了。有关贾琏的性欲之强,在第二十一回中是这样描述的:“那个贾琏,只离了凤姐便要寻事,独寝了两夜,便十分难熬,便暂将小厮们内有清俊的选来出火。”

九哥:《红楼梦》中那些隐晦的情爱描写 - 九个头条 - 九个头条

再比如说第三十一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因麒麟伏白首双星”中描写贾宝玉和晴雯斗嘴,“……晴雯摇手笑道:‘罢,罢,我不敢惹爷。还记得碧痕打发你洗澡,足有两三个时辰,也不知道作什么呢。我们也不好进去的。后来洗完了,进去瞧瞧,地下的水淹着床腿,连席子上都汪着水,也不知是怎么洗了,笑了几天。’”O(∩_∩)O哈哈哈~洗澡能洗到床上去,难怪晴雯会笑上还几天,通过晴雯的笑声,我们也可以想象到贾宝玉从澡缸里跳出来和丫鬟爱爱的场景。这段话,如果不静下心来琢磨一下,你会想到这么回事吗?

整部《红楼梦》,处处体现曹老先生的匠心独具。性,是爱情小说的催化剂,也是表现作品的主题、刻画人物性格所不可或缺的点睛之笔。尽管在《红楼梦》里没有一般情色小说、裤裆文学所直白表露的“那话儿”、“啊……啊……”等俗不可耐、粗鲁泛滥之词,但很多时候,曹老先生却对性只字不提,以不同的唯美语境含蓄隐秘将其描写得让人叹为观止,耐人寻味,给人以想象的空间,使整部作品文字纯净,雅而不俗,《红楼梦》不愧是中国文学史上雅俗共赏的颠峰之作!



【特别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