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个头条

更少,更重要!你带走的,才是头条!

 
 
 

日志

 
 
关于我

九个头条网(www.topnews9.com):有品味的头条资讯“轻门户”!旨在为全球读者提供更劲爆、最有料的头条资讯,打造更多个体发声之平台!我们坚信:你带走的,才是头条!

网易考拉推荐

郁晖:如何在城市生活中祭祀祖宗先人?  

2014-11-27 09:26: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郁晖:如何在城市生活中祭祀祖宗先人? - 九个头条 - 九个头条

查看原文...?


九个头条网讯:在当下中国城市化的大潮中,远离家乡的人们怎样重建可以拥有祖先记忆的祠堂?


在不断被重建的城市祠堂


在当代中国,随着家族的解体与社会的转型,祖先祭祀已经日渐式微,甚至在许多地方完全消失。但是,在社会结构的变迁中,传统的各种因素一方面走向灭亡,一方面走向重建。近十年来,在沿海宗族文化比较发达的地区,祠堂的重修与公共祭祀的重现,成为一种非常典型的文化现象。


就拿深圳而言,它给人们留下的普遍印象可能是高度的商业化和现代化。但是如果你背离繁华,沿着小巷不知疲倦地走下去,就很可能遭遇到非常乡土非常传统的东西,这种东西,现在就是到内地一些非常乡土的地区也很难见到。


比如祠堂。在二线以内300多平方公里的经济特区里,有人至少见到过十几座这种性质的建筑物。


有人说,祠堂是一个宗族的圣殿,许多大事都要在此议决和进行,到祠堂举行祭祀仪式是家族的一项重要活动。祭祀的目的,大概是让活着的人和祖先在精神上得到沟通,同时,也增强宗族成员的同源意识,促进团结。


传统祠堂成立的社会基础是聚族而居,而这一社会基础瓦解后,祠堂的重建,必然要经过性质的重新定位和功能的部分转化。但无论如何,祠堂的核心功能,在于祭祀祖先,重建家族共同体。而祠堂的重建最主要的意义,正在于结合现代生活的实际情况,探索一条重新开展祭祀活动、重新凝聚族人的道路。


曾经有一位现代宗亲在回答祠堂重建之后,对他的生活有什么特别的影响时说:“影响是因人而异的,但对我来说,祠堂就像我的故家一样,还是有号召力的。而且,也对我们家族有了更多的认识,有更强的认同感。”


从“四序堂”的重建看在城市如何祭祀祖先?


在现代社会生活中,祖先祭祀能否继续,该如何继续,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对普通百姓而言,祭祀活动直接决定了人与自己祖先关系的理解,以及人对死后世界的想象。祭祖仪式的不断重复,使人不断确认自身生命与死去的先祖的关系,这就是“报本反始”。


而祭祀活动也使人认识到自己死后的“存在”方式,与祭祀相关的是祭拜者对死后世界的认识与想象。前者因祖先而看待自己,后者因死而看待生,这两方面,对塑造一个人对自己生命的认识,至关重要。正因如此,圣贤制礼,特重于祭。


因此,也有人主张在城市化大潮下的今天,城市应当建祠堂祭祖代替扫墓。


传统社会生活冠、昏、丧、祭四礼,祭礼最重,关系社会道德最深,而一旦消失,恢复也最难。十余年来,各地的祠堂重建,为祭祀活动“现代化”的最佳例子,尤其是庶民入庙,更体现了民间的创造性。


进入21世纪以后,东南沿海家族文化基础较为深厚的地区,沉寂五十多年的家族活动却再次出现。十余年来,潮阳地区多处城乡祠堂再次“重光”,恢复祭祀。在潮阳地区的乡村,许多同姓家族村不但重建祠堂,恢复祭祀,而且有专门的“老人组”管理祠堂,决定村庄一年的游神、拜神诸种事物。在一些经济比较发达的村庄,“老人组”甚至承担了募捐、修路造桥,乃至乡村保安的角色。而在潮阳城区,萧氏“四序堂”、郑氏“孔安堂”和姚氏大宗祠三座祠堂,相继被收回族人手中,重新开展祭祖活动。


传统祠堂成立的社会基础是聚族而居,而这一社会基础瓦解后,祠堂的重建,必然要经过性质的重新定位和功能的部分转化。但无论如何,祠堂的核心功能,在于祭祀祖先,重建家族共同体。而祠堂的重建最主要的意义,正在于结合现代生活的实际情况,探索一条重新开展祭祀活动、重新凝聚族人的道路。


可以说,现代城市祠堂中的祭礼,是以一部分市民的共同祖先为中心,从分散为原子式小家庭的社会中,重新复活“族”的观念,使一个人不但知道他现实生活中的家庭,而且通过祭祀祖先,理解他的生命来源,同时理解他的家族。而且,祠堂中的始祖、先祖,正是这个城市历史上著名的先贤,认识这些先贤,便是认识这个城市的历史。因此,城市祠堂的重建和祭祀活动的进行,虽然并没有复原古代的祭礼——事实上古代的祭礼也是一个因时损益、沿革变化的过程,也没有复原宗族制度的宗子法,但是,却成功地在城市生活中复活了“家族”意识。


在城市生活中,家祭和墓祭都遭遇到非常严重的挑战。就墓祭而言,殡葬改革的推广,使一些地方已经没有足够的墓葬空间,可以预料,在城市生活中真正的墓祭会越来越难以实行。而家祭同样很难按照传统的方式进行。在过去三十年间,潮汕地区城市生活中的人们一直顽强地坚持家祭的习俗,例如潮汕的城市住宅小区,普遍建有专门用于化纸钱的炉子,而到外地工作生活的潮汕人,也常常在家乡买好香烛纸钱,到迁居的城市去,继续祭拜祖先。


有鉴于此,潮阳城区的几个大祠堂,都开辟新的神龛,让族人寄放自己先祖的神主牌位。其中最典型的是萧氏“四序堂”,在祠堂重光之后,宗亲联谊会便很快着手在祠堂两侧厢房中,辟出几个新的厅堂,分别是“弘德厅”、“笃本厅”、“雍睦厅”、“怀泽厅”、“贻远厅”、“联芳厅”等。每个厅放三个神龛,每个神龛内分七层,按照世序摆放神主牌位。族人缴纳一定的费用,便可以将自己的先祖牌位,放到祠堂中祭祀。


这是中国祠堂发展历史上的一个创新,即除了宗子之外的庶民,也可以入祠进行庙祭。设立这一制度的原因,宗亲理事会的萧秉豪、萧智辉先生是这样说的:


以前的祠堂并没有建立偏厅让人放神主牌位,因为以前是聚族而居,每房都有自己的祠堂,不需要。现在四序堂周围都是小区,居民大多不是本姓族人,因此,也要想办法加强族人和祠堂的联系,寄放神主牌位的做法,确实让族人对祠堂更有认同感。而且,一个主厅下面有八个偏厅,就像八抬大轿抬着我们共同的祖先,这意头也很好。


城市祠堂的收入主要有三个部分,一是族人的捐献,每年年初,祠堂都会召开宗亲联谊会,号召族人捐资;二是祠堂购买商用铺面的租金,这相当于古代祠堂的“祭田”;三是出售神主牌位及其管理费。这些资金成为祠堂收入的主要部分,也有效解决了祠堂的日常管理开支问题。



【特别推荐阅读】



本文整合自

开放时代 陈壁生  礼在古今之间——“城市祠堂”祭祀的复兴

深圳晚报 张建强  城市深处有祠堂

及其它相关资讯

  评论这张
 
阅读(104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