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个头条

更少,更重要!你带走的,才是头条!

 
 
 

日志

 
 
关于我

九个头条网(www.topnews9.com):有品味的头条资讯“轻门户”!旨在为全球读者提供更劲爆、最有料的头条资讯,打造更多个体发声之平台!我们坚信:你带走的,才是头条!

网易考拉推荐

陶东风:是什么扼杀了我们的公共空间?  

2014-07-30 11:36: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陶东风:是什么扼杀了我们的公共空间? - 九个头条 - 九个头条


现代中国无疑是需要公共空间的,公共空间能够给社会带来思想、文化的自由流动,让社会充满活力和激情,从而拥有良性变革的真正动力。但属于我们的公共空间却曾被数次干扰甚至扼杀?


一、文革极权化扼杀了真正的公共空间


“文革”式极权主义是通过把公共领域的极权化而扼杀了真正的公共领域。


它彻底铲除了私人财产和私人生活领域,并通过自上而下的所谓“群众运动”造成一种虚假的所谓“大民主”——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假象和表演式群众参与——没完没了的批斗会、学习会、游行、集体舞和集体效忠。


这是一种没有自由的“参与”,没有私人的公共。它强迫所有私人生活领域(包括人的家庭婚姻生活和衣着吃喝)都听命于极权政治的一体化要求(美其名曰“大公无私”“公而忘私”),对于公民权利,特别是隐私权、独立于政治的权利以及享受正当物质生活的权利,一概不予承认。


这样的结果是造成一种极权式的虚假“公共领域”,败坏了我们对公共政治的兴趣,使我们怀疑政治和自由、公共世界与私人领域的相容性。其恶果至今尚存。


恰如阿伦特说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由得不相信,自由开始于政治终结的地方,因为我们亲眼看到,当所谓的政治考虑压倒所有其他考虑时,自由也就不复存在了。”


这个思想极为深刻:自由的前提是对私人权利和私人生活空间的尊重,是公共政治领域和私人领域的分离,而不是前者吞并、剥夺后者。


真正的公民参与是自愿的参与:自愿走出私人领域,投身公共事务,而不是出于任何强制。“文革”时期自由的普遍丧失,就是这种以“公”灭私的结果。


如果每个人的“八小时之外”全部被控制,不得不参加政治学习,不得不学“毛选”,不得不卷入各种各样的批斗抄家相互揭发等等,一个人的所有私生活都不再受到保护,一个人的日常生活物品和住房粮票等等基本食物必需品全部依赖“公家”。


此时的个人就失去了与极权化“公共领域”相对的私人领域,他所能获得的也只能是虚假的“公共性。”



二、90年代的消费主义让人们沉迷自身无视真正的公共空间


90年代的消费主义则是一种畸形世俗化时代出现的畸形世俗文化,其突出特点就是犬儒主义与消费主义、享乐主义的深度结合。


畸形的世俗化在坚持原有政体和意识形态的同时吸纳了消费主义,鼓励国民把精力投入到日常消费:理财治家、崇拜明星、追逐时尚、健美塑身等等,人们一心一意地想着自己的家庭和房子,把玩自己或他人的隐秘经验,偷窥明星隐私,忘掉公共世界的诸多荒谬。


在一个光怪陆离的娱乐世界、影像世界(可以统称为大众文化)蓬勃兴起的同时,哈贝马斯意义上的公共领域却急剧地萎缩与衰落了。


当大众(也包括数量众多的知识分子)沉迷在传媒打造的日常生活审美途图景、沉迷在去政治化的自我想象和个性想象(“想唱就唱”,“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时候,真正值得关怀的重大公共问题由于进入不了传媒,而被逐出了“现实”。


今天的公共空间充斥着以身体为核心的各种图像与话语,以及以性为核心的私人经验,美容院与健身房如雨后春笋涌现,人们在乐此不疲地呵护、打造、形塑自己的身体,沉溺于自己和别人的所为“绝对隐私”。


这样的结果可能导致一个糟糕的状况:实际上我们目前生活在一个急需争取与扩大公民的基本政治权利、推进公民的政治参与的社会环境里,而大家都在那里津津乐道地关注自己的生活方式,热衷于美容化妆,打造自己合乎时尚的身体。这很有点滑稽与悲哀。


如果公共世界的参与渠道被堵死,如果人与人之间的公共交往因为制度性原因被阻断,那么,唯一的出路或无奈的选择,只能是退回到物质、个人和内心。



什么是公共领域(公共空间)?


1998年8月,哈氏在回答一位中国学者所提出的问题时这样概括了“资产阶级公共领域”的基本特征:


资产阶级公共领域是一种特殊的历史形态,它尽管与其在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城市中的前身具有某些相似之处,但它最先是在17、18世纪的英格兰和法国出现的,随后与现代民族国家一起传遍19世纪的欧洲和美国。


其最突出的特征,是在阅读日报或周刊、月刊评论的私人当中,形成一个松散但开放和弹性的交往网络。通过私人社团和常常是学术协会、阅读小组、共济会、宗教社团这种机构的核心,他们自发聚集在一起。剧院、博物馆、音乐厅,以及咖啡馆、茶室、沙龙等等对娱乐和对话提供了一种公共空间。这些早期的公共逐渐沿着社会的维度延伸,并且在话题方面也越来越广泛:聚焦点往往由艺术和文学转到了政治。



本文摘编自:陶东风《从两种世俗化视角看当代中国大众文化》


更多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


在华外企叹天变:这真是一个“黑色7月”!

枪械可轻易造?3D打印时代9个忧患

大众文化和精英文化:真的对立吗?

不独也不懂 中国独董6个惊人事实

中日海军实力120年大比拼

比基尼大爆炸

人一生中12组惊人数字

那些年我们混过的社交网络

百年企业告诉你:什么是稳健经营?


陶东风:是什么扼杀了我们的公共空间? - 九个头条 - 九个头条

  评论这张
 
阅读(1040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