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个头条

更少,更重要!你带走的,才是头条!

 
 
 

日志

 
 
关于我

九个头条网(www.topnews9.com):有品味的头条资讯“轻门户”!旨在为全球读者提供更劲爆、最有料的头条资讯,打造更多个体发声之平台!我们坚信:你带走的,才是头条!

网易考拉推荐

俞吾金:“新上海人”的生存方式  

2014-10-11 09:31:39|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说新上海人长这样,你同意吗?

查看原文...

九个头条网讯 “新上海人”主要是指改革开放以来的上海人。在新上海人中,既包括原来的上海市民,也包括移民进来的上海人;既包括年纪较大的、观念相对保守的上海人,也包括以“小资”或“新人类”自居的、观念比较前卫的年轻上海人。

改革开放以来,上海人的生活观念究竟发生了哪些变化?

改革开放以来,“旱涝保收”的“单位人”变成了充满风险的“社会人”。于是,生存意识的重要性就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凸现出来了。

上海人向来以“精明”、“头子活络”著称,尽管这些特长受到计划经济的压抑,但并未消失。随着中国社会向市场经济转轨,新上海人运用自己的聪明才智,普遍自觉地确立起新的生存观念。新上海人的生存观念主要蕴含三种意识:定位意识、风险意识和理财意识。

一般说来,新上海人的生存观念是:获得一个薪水比较高、工作比较轻松的岗位,自己生活得比较舒适,也能为家里做一定的贡献。虽然这种生存观念缺乏叱咤风云的激情和高度,却有着小家碧玉般的温馨和现实感。

首先,新上海人都有强烈的自我定位意识。他们会认真地分析市场经济发展的各种态势,分析蕴藏在家庭关系和社会关系中的种种有形的和无形的资源,分析自己的天赋、条件和能力,从而给自己确定努力的方向和目标,并制定出达到这一目标的相应的生存战略。

其次,新上海人中的成年人总是苦心孤诣地为子女今后的努力方向进行定位。他们废寝忘食地了解各种必要的信息,孜孜不倦地研究子女的学习成绩、兴趣爱好和性格特点;努力按照自己的设计方案,节衣缩食,含辛茹苦地让子女接受各种业余教育,千方百计地启动各种关系,为实现自己给子女所确定的生存位置和生存战略而奋斗。

再次,新上海人也把这种清醒的定位意识贯彻到对任何一个群体、任何一家公司的生存战略的思考上去。在他们看来,没有清醒而明确的定位意识,不管是个人,还是群体,都会在生存活动中陷于失败。由于这种定位意识特别强烈,不少新上海人成了市场经济的成功的弄潮儿。

一般说来,新上海人的风险意识都比较强。一方面,他们普遍地对生活中可能不期而至的磨难有心理上的准备,因而未雨绸缪,或者在银行里存下一定数量的钱,以供不时之需;或者量力而行,购买相应的保险,在紧要关头可以助一臂之力。

另一方面,当意外的变故,如突然下岗这样的情况发生时,他们也不会惊慌失措,而是“既来之,则安之”,竭力调动各种社会信息和资源,寻找适合于自己实际情况的新的生存空间和新的工作岗位。

新上海人普遍地意识到,在市场经济的生活模式中,即使一个人有很高的智商和情商,但如果缺乏财商,也是不行的。新上海人在理财方面是十分精明的,他们总是“横算竖算”,把每一分钱都用到刀口上去。首先,他们千方百计地把家里积累下来的有限的钱盘活。

其次,他们善于把亲戚关系、同事关系、朋友关系、同学关系、上下级关系等作为资源加以开发。这样做难免被人指责为实用主义,但在市场经济的生活中似乎也无可厚非。再次,他们努力把自己的消费行为转化为投资行为。比如,为了自己居住而去买房当然是一种消费行为,但不少新上海人也竭力把这种行为转化为投资行为。所以,他们在下决心买房前,会深入地分析以下种种因素,如上海房地产市场的走势、该房子所在地区经济发展的趋势、该地段的房子升值的可能性等等。

最后,最能见出他们理财方面的精明的是对子女教育上的投资。他们几乎无例外地把子女理解为“绩优股”,希望通过高投入得到今后的高回报。

新上海人的发展观念:抓住机遇、努力深造、及时跳槽

新上海人不但努力使自己适应市场经济的生存方式,而且也具有强烈的进取心和发展观念,即积极地创造条件,努力实现自己的抱负。与在计划经济生活中一筹莫展、“精明而不高明”的老上海人不同,新上海人大多有自己的梦想和抱负。只要能力和条件许可,他们就不会停留在“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思想状态中,而是努力推进自己的事业,“把蛋糕做大”。新上海人的发展观念主要蕴含以下三种意识:

一是机遇意识。

于新上海人来说,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常常会提供许多意想不到的机遇。新上海人的机遇意识是多方面的:

首先,从城市发展目标中找机遇。比如,有个成年的上海人这样盘算:上海的发展目标是成为国际性的大都市,今后涉外旅游必定会大发展,从而会需要数量可观的涉外导游。基于这样的考虑,他决定让女儿往这个方向去努力,所以要求她学好英文、法文、日文、历史、地理和文化,并为她寻找相应的进修学校。

其次,从公关中找机遇。新上海人在交往中不喜欢“平时不烧香,急来抱佛脚”,而喜欢“平时下毛毛雨”。他们常常通过业主协会、文化沙龙、专业培训班、研究生班、企业家联谊会、周末度假、品茶、喝咖啡、打保龄球等各种管道,扩大关系户,发展新朋友,甚至把公关搞到境外、国外去,以创造机遇,扩大自己的事业。

再次,从技能中找机遇。众所周知,电脑、外语、汽车驾驶乃是现代人生活中的“基础技能”。不少新上海人认为,“舍不得孩子就套不住狼”,宁愿自己花钱去学电脑程序设计、外语口译、汽车驾驶等技能性的课程,以便为今后的就业创造更好的环境。总之,新上海人的机遇意识特别强烈,他们不为现在而活着,而为将来而活着。

二是深造意识。

在市场经济中,新东西层出不穷,需要不断加以学习和了解。许多大学毕业生在上海工作一段时间后,觉得自己的业务已经跟不上市场的发展。为了有更好的发展前景,他们通常会重新“回炉”或“充电”,重返学校去深造。有些人珍惜已有的那份工作,利用业余时间进修,“零存整取”,奋斗了几年,终于上了一个新台阶;有些人干脆“考研”,集中精力深造,毕业后另谋高就;也有些人不惜把数年来的积蓄花掉,到国外名牌大学去进修,然后再“杀”回上海,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出来。因这种意识,改革开放以来,各种业余学校、学习班、进修班、研讨班在上海以雨后春笋般的速度发展起来,形成了一道新的文化景观线。

三是跳槽意识。在计划经济中,人才是单位所有,老上海人就像螺丝钉一样被拧在固定的地方,无法施展聪明才智。在市场经济背景下,新上海人的才智得到了充分的发挥。他们不愿意“吊死在一棵树上”,而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只要有更好的地方可以发挥作用,随时准备跳槽。如果所在公司效益很差,甚至有破产的可能,他们决不会心甘情愿地充当“泰坦尼克号上的乐师”;如果所在公司的人际关系比较复杂,难以施展才华,他们干脆扔下一句“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另谋高就去了;如果他们已经积累了丰富的工作经验和客户关系,也不会满足于永远做“小三子”的生活方式,而是想方设法,自己办公司,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出来。一般说来,跳槽已成为新上海人的日常生活,年轻人尤其如此。

总之,新上海人已经告别了老上海人那种“随大流”、“求稳怕乱”、“小心谨慎”、“出头椽子先烂”等保守心态,只要认准机遇,就会大胆地去实践。新上海人有顽强的进取意识和敢闯、敢创造的发展观念,他们总是不遗余力地追求着自己梦想和抱负的实现。

新上海人的品位观念:时尚、宽容、洒脱

什么是“品位观念”?这里说的品位并不是指贫富的等级,而是指一种高质量的、内涵丰富的生活理念和生活品格。新上海人的品位观念主要蕴含着以下三种意识:

一是时尚意识。

如果说巴黎是法国的时尚之都,那么上海就是中国大陆的时尚之都。不用说,时尚是上海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环节。品位离开时尚,就像鱼离开水一样。

首先,在新上海人的心目中,淮海路永远是上海的“时尚之街”。在淮海路上,无论是大型超市的装饰,还是现代橱窗的布置;无论是最新时装的展示,还是名牌商品的罗列,丝毫不逊色于西方大都市。新上海人学得快,也追踪得快。

其次,新上海人的时尚意识还通过装帧漂亮的杂志、电视和电台的节目、别出心裁的广告和使人耳目一新的服装秀散布开来,许多广告语竟成了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口头禅。

再次,青少年成了时尚追求的先锋。他们中间的一部分人甚至还不能独立生活,但已一身名牌。新上海人对时尚的追求似乎有着一股永不消逝的动力,这种动力使上海的变化日新月异。

二是宽容意识。这里所说的“宽容意识”指的是生活理念上的宽容与大度。

上海是一个国际性的城市,即使是老上海人,也一直以“眼界宽”、“见怪不怪,其怪自败”自诩,但他们比较熟悉的是旧上海的生活方式,而在改革开放中成长起来的新上海人则在胸怀和意识上显得更为宽大和宽容。

首先,他们对各种不同的生活方式采取理解和容忍的态度,决不在背后“说三道四”,轻易批评自己不了解或不喜欢的生活现象;同时,他们也信奉“天上不会掉下馅饼”或“没有免费的午餐”,既保持着对新事物的敏感和兴趣,又不会轻易上当,被人“当冲头斩”。

其次,他们对思想文化艺术方面的各种新思潮、新作品、新术语和新人物保持着经久不衰的兴趣和热情,甚至对自己不理解的东西也努力去适应。法国荒诞派戏剧《等待戈多》在上海演出时观众爆满的景象就令人感动。

再次,在他们的宽容意识中还融入了种种幽默感。新上海人见多识广而又思想活跃,所以他们的幽默感总是源源不断地喷涌出来,使他们的生活表现出一种从容不迫的气度和高雅不俗的品位。

三是潇洒意识。如果说,老上海人由于住房、工资等各方面的原因而潇洒不起来的话,那么,新上海人则把潇洒视为有品位的生活方式的基本特征。一方面,新上海人普遍信奉“努力工作,尽情享受”的生活信条。

在工作时,他们既有独当一面的“大将风度”,又能埋头苦干完成各项任务;在休闲时,他们也决不瞻前顾后,拖泥带水,新上海人玩起来也很投入,很认真。他们把公事和私事区分得清清楚楚,既不愿意做“工作狂”和“苦行僧”,也不愿意成为普希金笔下的无所事事的奥涅金。另一方面,他们的潇洒还表现在对超越的精神层面的追求上。在新上海人中,有些企业家、商人特别喜欢和文化人交往,甚至进研究生班深造,目的不是为了附庸风雅,而是为了破解人生之谜。

新上海人的公共观念:环保、志愿者、参政议政

“公共观念”是指新上海人对公共事务的关切和参与。新上海人的公共观念主要蕴含以下三种意识:

一是环保意识。

这里说的“环保意识”内容比较丰富。

一方面,新上海人对生态环境有自觉的保护意识。他们不但把家里装修得像“五星级宾馆”,而且也越来越关心对生态环境的保护。他们不但热心地向有关方面提出环保的动议;而且也与一切漠视环保的现象作斗争。有位大学教授,他的双胞胎女儿刚过10岁,搬进一个高级住宅区后,两个女儿发现电梯角落里放着一包无人过问的垃圾,马上写出一张小字报,呼吁全体住户讲究文明,共同保护环境。小小年纪就有强烈的环保意识。

另一方面,新上海人的环保意识还表现在他们对社会公正的维护上。在上海,无论是在马路上,交通工具上,还是在其他场合下,两个人或几拨人吵架,只要一方不讲道理,听众中马上会杀出“第三者”来打抱不平。大众传媒的“老记们”更是打抱不平的行家里手。文汇报曾开设的《道德法庭》专栏、新民晚报开设的《蔷薇花下》及《岂有此理》和《岂有此事》等专栏,实际上都是打抱不平的专栏。这里说的“打抱不平”,并不是旧时的江湖义气,而是主持公正、维护社会秩序的新风尚,体现出新上海人对环保意识的更全面的理解。

二是志愿者意识。人们常说上海人是“经济动物”,这种看法显然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实际上,大多数新上海人对社会生活和公共事务抱着积极参与的态度。比如,在上海市区的交通要道上,经常可以见到一些已退休的、戴着臂章的老年志愿者。他们栉风沐雨,自觉地维护着交通秩序,精神感人至深。又如,无论是在APEC会议期间,还是在漫长的申博期间,都有大量青年志愿者主动请战,参与工作。他们高效的工作能力和忘我的奋斗精神赢得了交口称誉。尤其应该提到的是,从“非典”流行以来,上海各医院和医学院的白衣战士都主动请缨,要求以志愿者的身份到最危险的地方去经受锻炼。把健康和安全留给他人,把危险和劳累留给自己。这里不一定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生死诀别,却有着白衣天使救死扶伤的伟大情怀和志愿者忘我牺牲的崇高境界。

三是参政议政意识。改革开放以来,政治生活变得越来越开明,新上海人不再有参政议政的顾虑了。此外,由于不少市民有炒股或其他投资行为,所以对国内外的政治发展态势、对国际关系、对上海的政治经济发展计划等都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关切。首先,上海各主要街道、小区都设有东方书报亭、报栏、宣传栏、老年人活动室等,特别是在报栏前,经常人头攒动。人们一边读报,一边议政,有时忍不住戏称自己是“民间政治局委员”。

其次,不少大学教师和研究所的科研人员在工作之余,努力为市政府做咨询工作。显然,这种参与方式也是知识分子实现自己价值的重要途径。

再次,市人大、市政协的代表和委员,无论是在会议期间,还是在休会期间,总是利用一切时间和机会,认真体察民情,深入进行社会调查,做好上情下达和下情上达的工作,积极地向市政府建言献策,充分体现出新上海人在政治生活中的主人翁态度。

上面,我们对新上海人的生活观念做了一个总体上的考察。完全可以说,新上海人生活观念的变化也是当代中国人生活观念变化的一个缩影。当然,与兄弟城市比较,新上海人的思想还相对保守,手笔也不够大。另外,由于历史的原因,有的新上海人身上还残留着一些陋习,如对外地人的歧视、崇洋颂洋的心态等,所以,新上海人需要在新生活的激流中进一步提高自己。

本文整合自《俞吾金:新上海人的生活观念》,有删节



俞吾金:“新上海人”的生存方式 - 九个头条 - 九个头条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